欢迎访问:大香蕉伊人久草av-伊人综合在线高清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分手后的调教

分手后的调教

她匆匆忙忙的走在路上,手在衣脚上不断的摩擦着,想要擦去不断渗出的汗液。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来。她接了。调戏的声音顿时充斥耳间:“小丫头,你怎么还不来啊?当心你的好朋友会人间蒸发了啊!”她的愤怒终于爆发,冲着电话吼道:“东野!你想干什么直接找我就是了,不要伤害到柳衫!否则我决不放过你!”“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了冷笑声,“江千。你以为到了现在,你还有提条件的能力吗?!马上开口求我,不然,我可不保证你那个什么柳衫不会多几条伤痕。”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咬紧了牙,挤出了几个字:“好,东野,我求你,放过柳衫。”“那可没那么容易!”东野哼道,“一切,就看你的表现了,我在这里等着你哦!哈哈”

  她不由得又抓紧衣裙。三年了,难道他还没有忘吗?三年前,确实是她舍弃了他,可是那是因为。。是因为。。唉。。。。。。

  三年前,东野和江千是人见人羡的一对,就是因为东野母亲的一句话,江千狠心的和他分手,因为他母亲抬着下巴邪着眼对她说,东野的父亲下达最后通牒,如果东野要她江千,就必须舍弃亿万家产的产业。“东野从小过惯了奢侈的生活,你真自私,一定要把他从天堂拉到地狱吗?!”是啊。东野不会适合到处找地方打工的日子,他有他的事业,他高贵的气质不应该在市井里埋没。他不会适应粗茶淡饭,他应该住在富丽堂皇的别墅而不是阴暗的小屋子。。。他本来不是属于这里的。

  于是,江千狠下心和他分手了。理由是不能再老套的那个: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

  如此平静的过了三年。只要不触及伤疤,疼痛也渐渐回复了。然而,他还在恨吗?恨她的绝情?

  江千加快了脚步,向东野的别墅走去

  游戏开始

  她站在他家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刚想开门,门自动打开了。“进来。”屋内传出了东野的声音。

  她挺起胸。高傲的迈步进去。

  屋顶很高。其中的装潢极是华丽而且雅致。她不禁心里又有些酸涩:看来放手是对的啊。然而这种酸涩一闪而过,她必须应付眼前的状况了。

  “啪。”门自动关上了。那声音不禁让她打了个寒蝉。

  “怕了?”他的声音又不知道从哪里传来,“我就喜欢看你怕。哈哈哈”

  “谁害怕!”她扬起头,四处望着。该死。他什么都看的见。

  “把沙发上那套衣服换上”他的指示又来了,“我可不想看你穿着这么一套老土的衣服。你的品位还真是低下啊!”她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恨恨的说:

  “你不要做美梦了,我不会换的”“你应该清楚,”东野的声音冷了下来,听着让人害怕,“你今天来,是干什么的。我要求不高,只是让你给我当三天的奴隶。

  如果你这个奴隶当的让我高兴的话,我是很乐意放了柳衫的。否则。。。哼哼。” 她咬紧自己的嘴唇,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要我干什么?”她问。

  “你不知道怎么当奴隶吗?”那个声音又传来了。“要叫我'主人'。称自己'奴婢'。”她攥紧了拳头,还是忍住了又问了一遍“那好。主人,你要奴婢干什么?”

  “这次还不错。”他的夸奖更让她更加无地自容。“现在,先把沙发上那套衣服穿上。”“是,主人。”朋友的安危,让她不得不屈服。

  她走到沙发前,看到他所谓的衣服。一件透明的纱质黑色短衫,一件只有十几公分的红色的超短裙,一件红色的乳罩,竟然还有一件黑色的丁字裤!!

  她站在那些衣服面前,没动“小奴隶,怎么还不换啊?”慵懒的男声又响起来,“你可以去右手边的那个小屋里去换,那里我没有安装监视器。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反正一会也,。。哈哈。小奴隶,换完了衣服来2楼找我。”江千没有办法,只好拿起了衣服,走进那个屋子。

  进入游戏

  “笃笃。。”敲门声响起。东野嘴角一勾,他知道是江千来了。“进来吧,小奴隶。”三年前,是她,是她放弃了他。现在,他要报复。报复她的骄傲,报复她的忽视。

  “主人,”她怯怯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他顿时眼前一亮,这身衣服是他找来羞辱她的。没想到平时保守的她穿起这身衣服来还真是。。。。诱惑啊!

  “过来。”他靠在床上,说。

  江千慢慢的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向下拉扯着她的裙裾。这裙子太小了,刚刚好可以遮住她的臀部,可是,里面穿的是最简单的丁字裤啊! 她的脸早已羞红了一片。

  东野一点都不掩饰的笑意让她更加的低下头,不敢看他。

  可是他却不给她平静的机会,一手揽过她的纤腰,另一只手从裙子后面摸向她的雪臀。丁字裤的优点在他的手中充分显示了出来。没有布料的阻隔,她的皮肤细腻柔软的让他发狂。

  她的小手奋力的推拒着。“不要。。不要这样。。。”他的大力气足以让他忽视她的反对,那只大手在她的雪白上来回揉捏着,享受着她的肥翘。指间的滑腻传来,让他的分身不自觉的挺立起来。

  “不要。。不要。。。”江千的喘息有些急促。

  猛的,他松开钳制着她的双手。她马上向后退了几步,躲到了他抓不到的地方。

  他调戏的笑着,伸出手去招呼她:“过来,小奴隶。”她依旧退后,他不得不提醒她:“你忘了你来这干什么的么?”

  她顿时清醒了许多。是啊,为了朋友,她必须。。。。。。

  “过来!”他看见她明白了,于是又召唤了一遍。

  “是,主人。”真是可恶,叫他主人叫的她好难堪。她慢慢的向前走去,以防他的突然袭击。

  “你自己来作一个选择,”东野坏坏的笑着,让她突然生出一种未知的恐惧,“是自己脱掉一件衣服,还是坐到我的腿上来。”好艰难的选择啊,她身上现在只有四件衣服,如果脱掉一件,她不是。。。狠狠的摇了摇头,还是选择坐到他腿上吧,可是。。

  他依旧坏笑着,欣赏般的看着她矛盾。不错吗,刚才的傲气已经去掉了好多,还是现在这个她比较可爱。

  “主。。。主人,”她低着头,说出了答案,“我选择后面那个。”“呵呵。

  好啊!”东野笑着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

  “啊!”江千却失声叫了起来。

  “怎么了?小奴隶?”东野诧异自己竟然有些着急。

  “主,主人,”她嗫嚅道,“我,我能不能不,,不坐啊?”

  “为什么?”东野邪睥着她,问道。

  “因。。因为。。奴婢。。奴婢的下。。下面恩。。恩。湿了,不要弄湿了主人的裤子。”江千好不容易才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头埋的更低了。

  游戏发展

  笑话!他能放过她吗?!

  东野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反而是扳紧了脸,故做冷酷的说道:“那可不行,你知道那么做的后果。”“不过,”东野又不坏好意的笑了,“如果你怕把我的裤子弄湿,你大可以把它脱掉啊!”“脱。。。。脱掉?!”她睁大了眼睛。

  “怎么了?还是你办不到?”东野做了个欲离开的动作,“那你大可以从这里离开,但是你朋友,我就不保证了。”“我。。我。。办的到!”江千急了,马上接道。

  她把小手放在他的裤带上,颤颤的解开,把裤子慢慢的向下拉。东野倒是很配合她,用手撑起身子,便于她退掉他的裤子。她于是慢慢的把裤子抽离。

  裤子一去掉,他内裤里的挺立好象摆脱了一层束缚,更加昂扬,象要从内裤中冲出来。

  东野被她捂住小嘴的动作逗乐了,猛的拉过她的手,放在他的挺立上,引得她一声吃惊的喘息。隔着一层衣物,她就已经感受到了它的硕大和坚硬。害羞的红色又渐渐爬上她的脸颊。

  “现在,坐上来。”东野发令。

  她依言双腿并拢坐到了他腿上。

  “把腿分开。”他不悦的命到。

  “啊?”她又吃一惊。那不是。。。。她刚想出声分辨,确看到了他微微发怒的眼神。她低下头,把腿分开,坐到他的腿上。

  他的大腿碰撞着她的私处,他感受到了她的湿润。“小奴隶,你还真是贱啊,还没有什么动作就已经这么湿了。”他的话引得她一阵不适。她只有低头再低头,因为她不能反驳。不然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更过火的事情发生呢!

  东野满意的笑笑。这个奴隶,看来是越来越柔顺了呢!

  他把她揽向怀,手伸向她的身后,轻易的揭开了她乳罩的带子。使得她轻吸了一口气。 他把乳罩从她的上衣中抽出。隔着透明而纱质的面料,他看到她跳脱的两只白色的兔子,他的魔掌伸向其中一个,隔着上衣揉梭了起来游戏开始进入精彩了!

  他在她的浑圆底部慢慢画着圈,渐渐爬上顶峰,使劲按着她的顶端,最后将大嘴伸向她的红莓,隔着衣服在她的两点上又咬又舔。

  她的两点在他的不断揉梭下渐渐变大变硬。小嘴中不断发出低微的呻吟。

  他满意她的反应,被她压在身下的腿抽动了一下,在她的私处产生摩擦,引得她娇喘一声。

  “现在,小奴隶,”他很喜欢命令她,“把我的另一只手放在你的裙子下面,说:请主人尽情的玩弄奴婢。”她被他的话羞红了脸,连忙摇摇头,轻声说:

  “不要啦。”“不说?”他的手毫不留情的捏着她的红莓,她急忙呼痛。

  “你不说,今天的努力可都白费了。”他艰难的停下手中的动作,装出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她委屈着小脸,好象要哭出来似的,迟疑了一会,还是慢慢的抓住他的手,放在她的雪臀上,用极小的声音说:“请主人。。。尽情的玩弄奴婢。”东野哈哈的笑了两声,大手开始在她的雪臀上游走。他的中指顺着丁字裤的布一直延顺到了她的下面,这一举动果然又遭到了她的反抗。

  他才不管她微小的力道。他的手在她的私处来回的揉梭着,另一只手也腾出了空来,两只手提住小裤子的两头,把那个小小的内裤卡在了她的中间。

  她已经控制不住的靠在他的肩头喘息,他的大手偏偏又趁机拉掉她的裙子和底裤,在她的私处尽情的抚摩起来。他感受到她已经涌出的蜜液。

  “小奴隶,你好贱啊!”他羞辱她他的话引来她的不适的扭动。

  他感到她的情绪,知道他达到了目的,他又命令道:“现在,小奴隶,你跟我学。要这么说:请主人使劲的捏奴婢很贱的花头,抚摩奴婢的贱花瓣,把花瓣分开,按奴婢很贱的花核,最后把您的长指插进奴婢的小贱穴里。”她被他下流的话羞到,把头买进他的怀里,剧烈的摇着头。

  “快说!”他怒吼道,他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

  他的怒气使江千打了个寒战,她咬着嘴唇,最终还是妥协了。学着他的话说:

  “请主人。。主人使劲的捏奴婢很。。很贱的花头,抚摩奴婢的。。贱花瓣,把。。

  把花瓣分开,按奴婢很贱的花核,最后把您的长指插进奴婢的小贱穴里。”她说完这番话,羞的再也抬不起头来。

  “如你所愿。”他说。

  备战高潮

  他的手指伸向她的下体,象刚才说的一样抚摩着她的花头。她不由得轻轻战栗,敏感的感觉象电流般传了出来。

  “啊。。。。”她忍不住呻吟出来。

  他笑笑,手指伸向她花瓣包围的花核处,仔细的揉捏着。柔软而坚硬的指腹在她的核心上化出许许多多的圆,正当她快要融化之际,他在上面狠狠的按了两下,继而又掐了两下。她吃痛向前退,他却抵住她的肩膀制止。“唔。。。。。。” 她痛苦的叫,“主人,请您轻一点。”听到她的呼救,他的手底下反而变本加厉。

  没错,她是他的,他就是要折磨她。

  他的手指在她的花口处饶着圈,引得她花蜜乱流,他却坏坏的把手从她的下面拿开,看好戏般的看她在那里不舒服的扭动着雪白的屁股。

  她仰起头,委屈的看着他。

  “小奴隶,”他说,“自己把上衣脱了。”她依言脱掉了自己唯一一件衣服。

  那两个雪白的浑圆顿时呈现在他眼前,另他血脉喷张。

  “现在,爬过来,趴在床上,把屁股撅高,说你刚才不够热情,请主人责罚。” 他羞辱人的命令再一次发出。

  她慢慢的爬过去,两个雪白的桃子在胸前晃来晃去,她趴了下来,按命令把屁股撅的很高,不再象刚才那般羞涩的说:“奴婢刚才不够热情,请主人你责罚。” 她的双乳时不时的无意中摩擦着他的挺立,这让他很想发泄。

  “啪!啪!啪!”拍打的声音混合着她的呻吟,他的魔掌毫不留情的落在她的雪臀上,雪白上顿时出现了些许红色的指印。

  “痛啊。。。”她娇声喊道,“主人,请您饶了奴婢吧!”“啪!”又是一掌。“这样的求饶我可不满意,”他一边恶意的抚摩着她因被打而红肿的地方,一边故意压低了声音凑在她耳边说,“我想听下流的。”“可是。。可是奴婢不会啊!”她急道。

  “啪!”又是一声。“你说,你到底贱不贱?”他好心提醒她。

  “奴婢很贱,”她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奴婢是很贱很贱很贱的。。”

  “说你想让我插了,让我干了,让我操了!”他急红了眼,又啪啪的用力打了她好几下。

  她的眼泪都快要留出来了,学他的话道:“请主人把我插了,把我干了,把我。。。”最后那个字,她还是没有说出来。

  这次东野竟然原谅了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3个小游戏

  “下面,我们来玩个游戏。”他的声音传来,不禁让江千联想。。她也已经欲火难耐了啊!

  “小奴隶,去那边把那个盒子拿出来,那是我们的玩具。”他标志性的坏笑传来。

  她不知道他又搞什么把戏,走过去,把盒子拿了过来。

  “想不想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啊?”他邪着眼睛笑望着她,她看见他的眼神,心知不好,但是却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点了点头。

  “别着急,我会让你慢慢知道的。”说着,他从盒子里抽出了一条柔软而坚韧的带子,擒住她的两只手,用力的把它们绑在一起。

  她好象知道该要发生什么了,因此剧烈的推拒着。然而她小小的力气根本不足以抗拒他的大手。

  绑好了她的手,他又抽出一条带子,并抓住她的左腿。他指着很高的床柱,抬起她的下巴,说:“小奴隶,看见没有,这高高的床柱可是为你准备的哦!” 经他一说,她才发现他的床尾有两跟很不搭掉的加长的柱子,难道,他要。。。。

  她猜的没错,果然,他是要把她的脚绑在柱子上。那带子绑的很紧,她的脚一点都动弹不了。

  接着,他把她的另一只脚也绑住。

  他吊的很高,她只有不断的向前挪着身子,才能让整个后背都挨上床。然而他怎么会给她那样的机会呢!他拉过她的双手,用一根长线固定在床头。

  这样,她只有头和后背上方的一小部分挨到床,其余的部分都悬空,只由脚踝上的带子支撑重量。那带子勒的她好痛。

  东野拿了个枕头放在她的腰下,脚踝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

  他满意的看着他的杰作,伸手在盒子里又摸出了一样东西,“让我们看看,第二件玩具是什么呢?”

  他手中的是一个蜡烛,他点燃它,突突的火苗让她看着顿生恐惧。

  “小奴隶,你说,我要先滴哪里呢?”他不坏好意的笑着询问着她的意见。

  她扭过头去,不答。

  “呵呵。原来是想让我先滴脖颈啊,我知道小奴隶害羞了,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帮你达成心愿吧!”他故意曲解着她的意思。

  她努力的扭转头,却被他一掌按压住,粉颊在他残暴的大掌下变的一块白一块红。

  “哒”一滴蜡滴在她的脖子上。她禁不住打了一个颤栗。

  “很痛吗?多滴几滴就不会痛了!”他罂粟一般的话语又响了起来。按着她的头,他又在脖子上滴了几下,直到蜡厚到她不会有感觉了,才换了个地方。

  “小奴隶,你的两个大桃子怕是等不及了吧?我们去那里浇点水吧!”他抬头看见她恐慌的眼神,满意的拿着蜡烛,寻到了她的胸部。

  “哒,哒”很快的,她的两个红莓已被他的蜡覆盖了一层。她求饶的声音配合着剧烈的颤抖让他很是满足。

  “怎么样?小奴隶,还要不要来点更刺激的?”他若有若无的扫着她的私处,问道。

  她瞪大了双眼,尽力的求饶:“主人,请您饶了很贱很贱的奴婢吧!奴婢真的很贱,不值得您费那么大力啊!”这次的求饶让他很满意,他选择放过她,反正,下面还有新的游戏过程。

  “原来,你想玩第三个游戏吗?”他狡黠的笑着,从盒子里拿出一个遥控器。

  她很诧异,遥控?干什么?

  他打开开关,一个屏幕在她的上方打开。她看到一丝不挂的自己,羞的别过头去。

  “想不想看看你下面是什么样的?”他拨弄了几下按扭,她放大的私处就呈现在她眼前,“很漂亮啊,你不觉得么?”他故意调侃着她,却看见她闭上了眼。

  “你给我睁开!”没看见满意结果的他暴怒的吼道。

  听到吩咐,她急忙睁开眼,恰巧看到他正把手伸入她幽幽的吐着花蜜的花口,顿时脸象火一样灼烧起来。

  游戏高潮

  他就是喜欢看她被羞辱的样子。他强迫她不许闭上眼睛,长指故意在她的花口处来回抽插。惹的她低喘连连。

  “小奴隶,”他一边看着她痛苦又渴求的表情,一边说着,“你知道你的这里什么构造最好么?”

  她摇摇头。私处的敏感感觉和强烈的视觉打击一起冲击着她的大脑,让她无法思考。

  “量你个贱奴隶也不会知道。”他把手指抽出来,两只手用力扒着她的下体指给她看,“你瞧,你的处女膜孔很大诶,竟然可以吃的下我的一颗手指!由此可见,你还真是淫荡啊!”她不回答,强烈的刺激让她就要忍不住叫出声来。然而她咬紧下唇,努力不让声音发出。

  他却打定了主意要听她的叫声,长长的手指在她的窄道里不断的弯曲,碰撞。

  “小奴隶,把眼睛睁大了看着。”他提醒她。

  她无可奈何的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看见自己的花蜜润湿了他的长指。

  他还是不满意她的反应,“小奴隶,你看你的小淫穴不满足啦。”他继续捡着下流的话向她丢去,一边把第二个手指也插了进去。

  “啊。。。”她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他就是要她有这种反应,两个手指尽力的深入再深入,在她的密道里探宝。

  一次次插入,又退出。

  她终于不可控制的开始扭动,无奈绳子绑的很紧,她只能做小范围的活动。

  看着她的沦陷,他坏坏的把手指从她的下部抽离。看好戏般的看她的小嘴一张一合,似要求他,又不愿意求的样子。

  “主。。。主人。。。。”她若有若无的吐着字,小脸扭曲着望着他,写满了所有的渴望。

  然而他却故意不去满足她,凑在她的耳边在她的耳朵上吐气:“小奴隶,你想求主人什么啊?”

  她委屈着小脸,小声的嗫嚅:“奴婢。。。奴婢想要主人的长。。长指。” 他故意调戏:“什么?那么小声音,我可没听清楚啊!”她终于克制不了欲望,放大了声音,又加上了他爱听的话:“奴婢想要主人的长指插入奴婢的贱穴中。。。

  狠狠的玩弄奴婢。”他偏偏不答应:“我的手指累了,不过。。他,可以帮你!”

  他拉下自己的底裤,趴在了她身上,把分身顶在她的花口。

  他的重量全部压在了她的身上,脚上的带子勒的她更痛了,最让她忍不了的是,她全然的感受到了他的坚硬,正顶在她最柔软的地方!

  “主。。主人,求您了,不要啊。”她的最后的拒绝连自己听来都象欲拒还迎。

  他怎么会管她的求饶。猛的,他的分身挺进她的密谷,剧烈的疼痛让她“啊” 的叫出声来,“主人,停,停啊,奴婢受不了啦!”他此刻可不会怜香惜玉,尤其她可是他的奴隶。他的硕大不断的顶着她的花底。疼痛和愈来愈大的快感冲击着她的神经,让她不住的呻吟着。

  “贱奴隶,你真淫荡啊!从今以后,你可以改名叫浪娃了。”他时刻不忘羞辱她的心,“说:你是个淫荡的浪奴隶!”“我是淫荡的浪奴隶”她学道。

  不错。他很满意。而激情也在此时爆发了。

  他趴在她的身上,休息了一会。

  不一会功夫,他折磨她的心思又萌发了。他从盒子里取出了两个东西,没等她注意,就把其中一个插入了她的密穴。

  坚实的触感让她又回到刚才的兴奋状态。

  然而,他可不会让她那么舒服。他放开她双腿的束缚,把它们也绑在床头,这样,她的上下身折叠,整个臀部都展现在他的眼前。

  他扒开她的菊亭,用力把另一个假阳具向里插。她痛的叫出声来。“主人,主人,请您饶了贱奴吧!。。啊。。。好疼啊。。”他不听她的求饶,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杰作,又拿起另一个遥控器,使两个器具同时在她身体里抖动起来。

  她的奇怪的变化的表情让他非常的满意。

  调教奴隶

  痛楚和快感同时袭击着她。她的嘴了发出异样的叫喊,汗水一滴滴的从身上滚落下来。慢慢的,她的气力被左野折磨得耗尽,软软的挂在床上,再也没有刚才扭动的力气,只是口中还不时低声呻吟着。

  左野于是把两个道具从她体内取了出来,把挂在床上的绳子解开,又把她的手脚绑紧,指着屋角的一个小笼子说:“今天就到这里。那里有个笼子,爬进去。” 江千虚弱的睁开眼,求道:“主人,奴婢可不可以不进去啊?”她不想沦为象动物一样卑贱。

  “啪!”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鞭子,打在她的身上,马上出现红肿的一条。

  “你认为你有资格让我选择吗?!”她无可奈何的站起来,走向笼子,然而他又狠狠的打在她身上一鞭:“我说过你可以站起来走路吗?你给我跪下!当我的奴隶,没我的允许,不许站起来!”江千无力的跪下,屈辱的眼泪已经滑出。

  “爬过去!”他命令。

  她只好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手脚都被绑着,重心很是不稳,她摇摇晃晃的爬进笼子,笼子小的只容得下她蜷缩在里面,姿势很不舒服。

  他把笼子锁上,从空隙里伸出手紧捏着她的下巴说:“明天,我会好好的调教调教你,让你知道怎么才能当好奴隶。”她落下屈辱的眼泪,这让他非常满意今天的结果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我和小静 下一篇:湖畔的岁月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