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香蕉伊人久草av-伊人综合在线高清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太太相差八岁的妹妹

太太相差八岁的妹妹

就在一次建商同业的发表会中,我认识了我太太。

  我的太太名叫美婷,职业是空姐,专门跑美加航线的,当初认识交往不到半年,岳父岳母就认为我们家是开建设公司的,经济状况应该不错,就催促着我们小俩口结婚,於是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太太的娘家我从没去过,只知道太太家中尚有一个与她相差八岁的妹妹,目前正在北部就读大学三年级,太太家住南部,家中经济不是很好,所以都靠她一人来应付家中的支出,当然包含妹妹的学杂费等,但我这位未来的小姨子听说很乖巧懂事,除了学业是名列前茅外,还会在课余时间打工来供自己日常生活使用;我听到这样子免不了肃然起敬,毕竟像我这样挥霍无度、靠着家中庇佑的富二代当然是远远地比不上这种高尚的情操。

  本来想说在提亲的时候见见这位未来的小姨子一面,顺便送个见面礼的,没想到适逢她学校段考无缘得见,令我对这位未来的小姨子更加好奇了。直到订婚的那一天才让我发现姊妹俩竟然不是同一种类型的美人胚子,我的太太跟一般的空姐长相差不了多少,皮肤白晰、身材纤细高挑,尤其是那一双长腿更是我夜夜举起、奋力冲刺的主因,但美中不足的是穠纤合度的女人无论是胸部、屁股方面,就真的是一般般恰恰好,每当我在搓揉那C罩杯的白皙乳房或是用狗爬式双手抓着蜜桃时,总少了那一点可以让我无法掌握的遗憾,但是有一位当空姐的太太可以搞已经是件令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了,光是她画着妆、穿着那一身空姐的制服、淫荡地在床上放浪、呻吟,唔!这就可以在很多男人面前说嘴了。

  到了订婚的那一天,终於看见了我这位未来的小姨子了,她的名字叫做美芬,跟我太太相差一个字,好像这个年代的父母亲都习惯为自己的子女取这种菜市场名字,既通俗又好记;然而小姨子和我太太的外表差异甚远,太太身高172公分,而小姨子身高仅有160公分,太太的脸是瓜子脸,小姨子的脸是鹅蛋脸,让我不禁想到了岳父岳母的模样,才了解太太比较像岳母而小姨子像岳父。(题外话,岳母16岁就生了我老婆,迄今保养有道,徐娘半老、婀娜多姿,亦令人有无限遐想)当天小姨子美芬也是盛装打扮,那目视至少有E罩杯的胸部,竟完全吸引住我的目光,让我的手不禁痒了起来,好想享受那无法一手掌握的快感;然而美芬是负责收礼金的,我就不时地藉机前往收礼金的桌前假装看看签名稠上有哪些宾客到来,也顺便跟美芬哈拉聊天;因为当天身为新郎的我太过於忙录,以至於没有好好的查看小姨子美芬的屁股是否也是同我想搓揉的般地丰腴饱满。

  就这样想搓揉小姨子的胸部、屁股,已经成为了我心中渴求的一项慾望,虽然这不符道德、有违乖张,但它还是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直到这一天,机会终於来临。

  由於老婆常飞美加线的缘故,我们见面聚在一起的时间通常不多,有时我精虫冲脑想要发泄的时候,看在去外面叫鸡也不会比空姐老婆来的优的份上,就靠着看A片来自慰一下;但说真的幻想的被我上的主角大多还是以我的小姨子为主。而这一天刚好我到北部的园区看工程建案,并且要在那里待个几天,老婆想说工地就在小姨子所念的大学旁边,就叫我顺路过去探望她,也拿点零用钱给她。

  「嘟…嘟…(其实是某歌手的歌,但我忘记是谁唱的了)」「喂?」

  「美芬吗?我是姊夫啦!你在哪里啊?你姊叫我拿东西给你。」「我在租房子的地方啊,就在中华路中华大厦这边八楼。」「那边我知道,现在过去方便吗?」

  「可以啊,姊夫我等你。」

  到了中华大厦,美芬就在楼下等我,虽然只是穿着普通的T恤,但丰满的E罩杯极尽锋头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姊夫我带你上去坐坐吧,外面好热哦。」

  我们俩就这样搭着电梯上到了八楼,其间在电梯里我的目光便开始在小姨子的屁股上游移,美芬穿着牛仔热裤,下半边的肉肉就这样忽隐忽现,让我不禁多吞了几口口水,我心想:如果能让我摸上一把…「姊夫,到了。」

  小姨子住的小套房看起来十分的单调,一张床、床边一支小电风扇、一个衣柜,还有一个书桌跟椅,桌上有电脑,也没有空间再摆入其他的物品了,所以她就叫我坐在床上然後她坐在椅子上。

  「姊夫,口渴了吧,我倒杯水给你喝。」

  「噢对了,你姊叫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乖,顺便叫我拿点零用钱给你。」「唉唷,都几岁了还有没有乖,我有在打工不用给我钱啦,姊夫你来看我我就很开心啦!」「没关系啦,姊夫做生意有小赚一点,而且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都还没有送过你见面礼啊,这一点钱收下吧,也是你姊的意思」「哇!一万块耶!」

  小姨子贼忒忒的低声地说「给这麽多!这是我姊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啊?」

  我一时支支吾吾地只能傻笑,想说撇开小姨子的追问眼神,无奈却还是被那波涛汹涌的E罩杯给吸引住。

  「姊夫你干嘛一直偷看我?」

  「啊?!」

  「我发现从你跟我姊订婚那天看到我之後…还有刚刚在电梯里面你都一直在偷瞄我耶~」「我…我没有你不要乱说。」

  「哈!会怕齁,你怕我跟我姊讲是不是?」

  「没…没有啦,你这样我很尴尬耶,我…我要走了。」那种被抓包的感觉真是让我囧到了极点,真是恨不得立即找地洞钻进去。

  「好啦!不闹你了,说真的你跟我姊感情还好吧?」「还不错啊,你怎麽会这样问?」

  「因为她常常飞来飞去啊,你又要常常去巡工地,这样你们不是聚少离多?」「没办法啊,这就是工作,这就是大人的苦衷,所以你要珍惜你现在当学生的日子。」「大人?姊夫你还真的把我当小孩子看啊?我22岁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嗯,看看你那E罩杯,还真的不是小孩子了呢!

  「姊夫你看,你又在偷看我的胸部了!」

  「呃…」

  小姨子跪坐在床沿兴高采烈地看着我「姊夫,那你…你想摸摸看吗?」「啊?!」

  我闻言立即站了起来,订作的贴身西装裤却把我硬直的下体撑了起来,那高度…就贴近在跪坐的小姨子面前…我红着脸说:

  「美芬…你在说什麽啊…」

  「呵呵,姊夫你看你的反应,被我说中了吧,其实你很想摸对不对?」小姨子说这话的当下眼睛骨溜骨溜地直盯着我的下体瞧。

  「美芬,我们不能这样,会坏了规矩。」我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口中说出了这句话。

  「坏了什麽规矩啊?我只是问你想不想,又没有说要给你摸。」「喔。」我松了一口气,却也失望了一下,说真的我不只想摸还想用力地揉。

  「那我给姊夫你摸一下就好,只能摸一下哦。」我站着看跪坐在地板上的小姨子,眼神却不是在判定她的话是真是假,而是从T恤领口中紧盯的着那深V的乳沟,好深好深,不晓得用来乳交的话是什麽样子的滋味。小姨子话说完後缓缓站了起来,160公分的她只到我的胸口,而抬头仰望我的感觉和太太平视我的感觉真是有些差异,让我有被依偎的感觉。接着她抓起了我的手,慢慢地抚弄她右边的乳房。

  「姊夫,感觉怎麽样?满足了吗?」

  E罩杯,那无法一手掌握的巨乳!当下我的五爪金龙也不敢伸,只是顺着小姨子的牵引,用掌心轻轻地、顺时针地滑动,而滑动的范围之广,自然与老婆的C罩杯是大大的不同;就这样绕了几大圈,慢慢地、慢慢地,时间滴答滴答,好希望时间在此冻结。这时,我还贪心地想真的抓下去,但是我怕小姨子突然翻脸,而且也不晓得她真正的用意到底是什麽,就将手静静地放在她的乳房上,等候进一步的指示,说真的,那种感觉真是煎熬,煎熬到我的小弟弟都快撑破我的西装裤了。

  「姊夫,我的手有点酸了,你自己动好吗?」

  我听到这句话如同皇恩大赦,立马伸出我的另一只手攻向小姨子左边的乳房,我的双手,就如同我的慾望一般,同时在小姨子的一对E罩杯乳房上搓揉,那种触感,就像新鲜的海绵蛋糕一样,软中带有弹性;我的五爪金龙一下子搓一下子揉,一下子抓一下子挤,不同於海绵蛋糕的是:海绵蛋糕不会嗯哼哼。

  「嗯…哼…哼…」

  小姨子的娇喘声传入了我的耳朵,她闭着双眼,更显得出是在放松地享受我的搓揉,小姨子舒服的表情令我不自禁地贴上了她的脸庞。

  「好舒服哦,给姊夫摸就是不一样的感觉啊,好刺激呐。」当小姨子说完这句话之後我就将嘴唇贴上去她的嘴唇上亲吻,这时小姨子将我推开了。

  「姊夫这样不行!」

  「啊?!」

  「姊夫,你不可以亲我,我不能爱上你,因为你已经有姊姊了。」「美芬,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的,也不该这样对你姊姊。」「没事啦,今天我只是想满足你,因为我知道你对我们家人都很好,还帮助我们家的经济;我自己也知道我的胸部比姊姊大,你当然会想摸一下;自从我发育後每个接近我的男人目的几乎都嘛是在垂涎我的胸部,像之前我还遇到怪老头说要给我一千块摸一下咧,呵呵。」小姨子的表情看来一如往常地,好像真的只是要让我摸摸她那得天独厚的一对豪乳;想想,能够得偿所望就不要既得陇复望蜀了,也该是离去的时候了。

  「美芬,那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该离开了。」「那里…姊夫你憋着不会难受吗?」小姨子指着我的裤裆,那就要快被冲破的裤裆。

  「姊夫,让我帮帮你好了,姊姊不在不能帮你,就由我这个妹妹代劳。」小姨子也不让我有说话的余地,玉手就贴上了我的裤裆,「呵!好硬哦!姊夫你很想弄吧!」

  小姨子的玉手有规律地从下往上,顺着抚摸我的肉棒,其间还不时地用指尖滑动,酥麻的感觉就像触电般地从我的脊椎直上头顶,接着小姨子右手掌整个包覆了我的子孙袋,左手掌开始熟稔地解开我的皮带扣,让我联想到她应该不是处女了吧;也是啦!都忘了她有一个男友在南部念大学,应该是有被调教过了。小姨子脱下了我的裤子,让绷紧的肉棒弹出来透气,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一切是那麽地自然,难道是我太变态了吗?还是小姨子的特质无形中跟了我太太的特质恰恰相反吸引了我;一个是高贵坚强的空姐、一个是撒娇柔弱的学生,一个是九头身腿长娇艳的美女,一个是娇小玲珑却拥着豪乳的童颜,这两样都是男人的梦寐以求啊!我却在今天得此殊荣,幸甚幸甚。

  「姊夫的好大啊!」

  小姨子的樱桃小口接着一把就将我的肉棒狠吞了进去,含的很深,好像顶到了她的喉咙,还另外地用手轻抚着我的子孙袋;老婆的口交方式是用舌头,舌尖挑逗着阴囊、舌面擦拭着阴茎接着舌体在龟头上打转,那销魂的滋味可真叫一叠三层浪啊!而小姨子的口交方式跟老婆是迥然而异;小姨子善用唇,大口大口地吸吐,吸的时候口腔就好像是真空的漩涡一般,让我的肉棒紧实到像是在和处女交合,而吐的时候又好像风扇启动,那从口中吐出的气震动到让我的肉棒像是在急速地抽插,这感觉已经够让我射出来了,在加上小姨子那玉手上下地帮我套弄,伴随着一旁的电风扇呼呼转动的声响,真是快意直上云霄,爽啊!

  过了一会儿,小姨子好像也有点动情了,双颊微红,娇喘阵阵,搞得我也精虫冲脑了,左手用力按压着小姨子的头,右手从领口伸进去小姨子的胸部,我的指尖隔开了胸罩,开始揉捏着小姨子的乳头,小姨子的吞吐频率越来越快,我的手也越来越不规矩,蹦的一下就让小姨子的一边乳房脱开了胸罩,那个触感真是比冰淇淋还绵密,又好比牛奶般滑嫩;小姨子的双眼开始蒙胧,身躯开始颤动,我射了,满满地射在小姨子小嘴里,在射的同时,小姨子吸的更用力了,好像要把我的肉棒榨干似的!刹那间我有一点软脚,而我就搂抱着小姨子,让她吸吮着我的肉棒,并用舌头帮我舔拭干净。

  小姨子从厕所清理出来,

  「美芬,谢谢你。」

  「姊夫,我的技术如何?不会比姐姐差吧!」

  「你怎麽会这麽问呢?」

  「姊夫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都觉得自己比不上姊姊,无论是在外表还是脑筋,慢慢地我发现别人都在意我的胸部之後,我知道这是我的本钱,也是我唯一可以赢过姊姊的地方,所以当我知道姊夫你在偷瞄我的胸部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赢过姊姊了,但是我还没有确认过,直到姊夫你今天来找我,还被我发现你仍是盯着我的胸部看时,我就想机会来了,除了回报你对我们家人的照顾之外,也顺便测试一下我的魅力,想不到姊夫你还挺享受的嘛!」「哎,你这小鬼灵精,你姊对你可好的干嘛要跟她比较嘛。」「欸,她是空姐耶,那麽高又那麽正,还嫁了一个又帅又有钱的老公,哪像我只有一对咪咪可以见人,还交一个穷学生男朋友,每次都在破破烂烂的雅房做爱,热都热死了,除了叫床不能尽兴之外,连洗个澡都要偷偷摸摸地走出去,到现在连汽车旅馆长怎样都不知道。」「那…看在你这麽为姊夫着想又解决姊夫的需求下,今天姊夫带你出去走走,过一下舒服的生活如何?」「哇!真的吗?太好了姊夫,刚好我今天不用去打工,你等我一下我梳妆打扮,变得像姊姊一样美美地陪姊夫。」不一会儿小姨子打扮过後,那风情丝毫不逊色於老婆,更显得青春无敌,长发紮了个马尾,XS号的T恤配上小短裙,搭个泡泡袜小布鞋,活脱脱地就像个邻家女孩,和平时老婆的皮衣皮靴、各种精品行头高贵式的穿着更让我觉得亲近许多,还好我今年才卅出头,跟小姨子站在一起也不显得突兀。

  「美芬,上车吧。」

  「哇!四个圈圈耶!姊夫,这台车很贵吧!我第一次坐这麽好的车耶!」「还好啦,坐好罗,这台车起步很快的。」

  下午我就带着小姨子去逛百货公司,也顺便为她置装一下,毕竟让小姨子为我口爆还让我蛮愧疚的,反正老婆也叫我对她好一点,那就恭敬不如从命罗。晚餐我就带着小姨子去吃某集团的铁板烧,想说带她来感受一下有别於学生的生活,从停车场到餐厅时,小姨子都全程挽着我的手,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更让我想好好疼惜她,谁叫我是她的姊夫呢~(误)「姊夫,这餐好贵哦,一个人要一千多块耶!」「没关系啦,偶尔吃一顿好的啊,而且你不觉得服务还不错吗?」

  「真的耶,而且还是那种没有豆芽菜跟煎蛋的铁板烧,我之前跟阿哲都是吃那种的,好像在吃自助餐一样,这里的真的太棒太好吃了。」阿哲是小姨子在南部念大学的男朋友,跟她同年,从高中就在一起了。

  「美芬,要喝杯红酒吗?」

  「好啊姊夫,我今天超快乐的。」

  快乐?!是因为我对她好吗?还是我们发生了一段不寻常的关系呢?我也不想去深究,反正我今天也超快乐的嘿嘿。

  酒足饭饱之後,我开着车带着小姨子去汽车旅馆。(注:酒後千万不可开车,害人害己。)「姊夫你带我来这是?」

  「你说你没去过汽车旅馆不是吗?反正姊夫今天也得找地方睡,就带你进来看看罗。」我选的是一间价位较高的房间,地中海风情的,不晓得是否酒精作祟,裤裆里又开始热热地,而小姨子不知道是不是多喝了两杯,又叫又跳兴奋极了,一进房间马上就在床上跳啊跳地。

  「原来这就是汽车旅馆哦!好方便耶,车子一开就进来了,而且房间还布置的这麽有情调,床也好大电视也好大,哇这浴室也太大了吧,比我租的套房还要大,浴缸肯定是塞得下两个人呢,咦,这椅子是干嘛的啊?还是电动的?」「那是情趣椅,让人做爱用的。」

  「齁,姊夫你懂得不少嘛,你一定很常来对不对呀?」小姨子一方面看着汽车旅馆,一方面打开电视,谁知道电视一打开就是情趣频道,还是日本的,那叫声之凄厉让我们让瞬间安静了下来,也一起盯着萤幕看。我缓缓地从小姨子身後靠近她,将双手伸入腋下倒握紧了小姨子的豪乳。

  「嗯…」

  小姨子颤抖了一下,後仰着靠入了我的胸口,我低头寻找着她的双唇,两人四片相接,就这样激吻了起来,我只花了轻轻的力气就用舌尖顶开了小姨子的皓齿,舌头贪婪地交缠着,唾液就这样在彼此的口腔中相互流动,我越是用力而小姨子她也用力地回应我,让我更加肆无忌惮地将双手从T恤下方向上探索,一股脑儿地把T恤与胸罩往上推开,释放小姨子的一对豪乳出来,任由我抚摸搓揉。

  「姊夫…」小姨子用微醺的眼神迷蒙地看着我。

  「今晚…好好地疼我,让我过着跟姊姊一样幸福的生活好吗?」我二话不说,抱起了小姨子往浴室走去。

  「先让姊夫帮你洗个澎澎,让你像公主一般地香喷喷。」我们两个人浸泡在浴缸里浓郁玫瑰香的精油泡沫中,我轻轻地擦拭小姨子的背,那光滑如石,白皙如玉的肌肤,让我的肉棒硬梆梆地顶住小姨子的屁股;小姨子察觉了我的情况,顺势向後握住了我的肉棒套弄了几下,让我更能感受到她殷切的回应,不一会儿小姨子正面朝向我,我们俩就这样面对面地坐在彼此前面,虽然眼睛看到的全是泡沫看不到冰淇淋,但泡沫下却是情慾汹涌,我一手搓着小姨子的乳房,一手开始在探索神秘的三角洲;而小姨子一手在抚摸我的肉棒,另一手令我惊讶的是她竟然在抚摸自己的另一个乳房。

  「哦…嗯…哼…」

  小姨子开始娇喘,近距离的接触让小姨子的呼吸全碰触在我的脸上,慢慢地在我搓揉到阴蒂的时候,小姨子身躯开始蠕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喘息声也越来越大、甚至还不自禁地叫了出来,还有意地拿我的肉棒摩擦她的小穴,此时正是天雷要勾动地火的时候了,正所谓:一声令下,万箭齐发。

  「姊夫,我要…你插进来好不好…」

  小姨子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口中缓缓吐出这句话,更是让我的淫慾如同黄河泛滥就要一发不可收拾,我用莲蓬头迅速地将两人清洗了一下,就把小姨子抱到床上去,开始彻底实践对小姨子的性幻想,没想到到了床上的小姨子竟然比我还要主动,一把就压在我身上,从我的耳朵开始亲吻,【啾、啾、啾】的一点一点吻落在我的耳骨、耳垂,甚至还伸进耳洞里,接着小姨子就吻我的脖子,还搭配舌头上下地滑啊滑的,真是让我爽到一个不成人样,更令我惊奇的是她还舔我的奶头,哎唷!

  那可真叫酥麻,小姨子还似笑非笑地流了一点口水在我的奶头上,吸呀舔呀,我可真是抽蓄再抽蓄,享受着这如同大爷般的对待;後来她笑笑地继续向下移动,连肚脐眼也不放过,看着小姨子平日清纯可人的样子,怎麽也联想不到这小妮子春心动了竟是如此地媚惑,真是人不可貌相,可见女人在床第之间真的是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呢。

  再下来受益的就是我的肉棒了,小姨子像是刻意有别於下午的口交方式,专攻我的龟头与马眼,那舌尖真是刷的我三魂失去了七魄,刷呀刷地,连我的子孙袋都刷遍了,甚至是刷到了我的後庭花,妈呀,谁有试过被女孩子舔菊花的吗?有机会一定要试试,那种快感真是毕生难忘。

  为了回应小姨子的热情之舌,本来我也要让她嚐嚐我的舌技的,无奈小姨子说:

  「姊夫,今天我伺候你就好了,我好难受、好痒、好想要,赶快插进来好吗?」「美芬,你想要了吗?姊夫马上给你!」

  我将小姨子的双腿张开,手指伸过去时发现神秘三角洲已泉水如涌,仔细看小姨子的阴蒂充血肿胀,看来她真的是很难受,我提起了我粗大的肉棒,将龟头在阴蒂上磨啊磨地。

  「姊夫!救命啊!不要这样啊赶快插进来啦!」我缓缓地将龟头塞进了两片阴唇的小穴,虽说小姨子的爱液已溢,但我仍怕会弄痛她,毕竟她只是个身材娇小的小女人;可是小姨子双手紧抓着我的臂膀,不停地催促我快进来,我只好扭腰一挺,「啊!」

  小姨子这声叫床声好像飞上了九霄云外,该是让我用肉棒来开启小姨子这秘密的桃花源了。

  一会儿深一会儿浅,还不时带着旋转,我姿意地用肉棒捣弄着小姨子的小穴,浅抽深插、双手还扶起小姨子的屁股让我的肉棒能更深入地顶到子宫颈、能更贴近地摩擦到G点,在下午小姨子还口口声声地跟我说要跟她姊姊比较,而我现在心里想得是:老子一定要比你男朋友阿哲还要干得你更爽。

  从正面干小姨子的好处是可以看到她的E奶在不停地上下晃动,那幅度、那震荡,都是在我老婆她姊姊身上所看不到的,完完全全满足我视觉的飨宴;而小姨子的叫床声更是让我兴奋,别於我老婆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低沉的哼哼声,小姨子则是高亢还带鼻音的,哼啊,哈啊,嘶啊,都让我有一尾年轻活龙的感觉;对,我是在干廿二岁的青春肉体嘛~我是在干廿二岁的大学生呢~我是在干我廿二岁的小姨子啊!

  我忘了我的小姨子还有一项特点,就是她饱满圆润的屁股,那个翘度那个紧实度,不禁让我的双手用力地留下抓痕深深地印在她雪花白的屁股上,【噗滋、噗滋】

  狗爬式的做爱姿势更是让我享受到征服的快感,虽然失去了视觉上的刺激,但是我一下子抓屁股,一下子伸手向前抓奶,甚至是把我小姨子双手往後拉,像骑着牲畜一般地干啊干啊,小姨子的菊花也充血地一张一缩,好不缤纷。不夸张,小姨子的叫声惊天地泣鬼神,「啊啊,姊夫我好爽啊!啊我快不行了」

  冲完了视觉与触觉上的刺激时,我开始追求听觉上的享受,我把肉棒缓缓地从小姨子的小穴中抽了出来。

  「姊夫,怎麽了?快进来啊?」

  我将小姨子翻了过来,两人四目相接,小姨子有点乃然地害羞怕面对我。

  「美芬,舒服吗?」

  「嗯…」

  「姊夫干得你爽不爽?」

  「嗯…」

  「不可以只说嗯哦!要一字一句地回答姊夫。」「我很爽…」

  「答错罗,你要说『姊夫你干得我很爽』才行哦!」「不要啦!这样我会不好意思啦!」

  「那…不说姊夫我就不给你罗。」

  我一方面要小姨子说出极尽淫荡的话,一方面用龟头猛力地搓弄小姨子的阴蒂,弄得她身体是扭来扭去,除了抚摸自己的乳房之外,甚至将自己的手指头伸入口中吸吮…「姊夫干得我好爽哦…」

  「美芬再说一次。」

  「姊夫快插进来、姊夫快干我…」

  这听觉上的刺激更是冲破了道德伦理的界线,我将小姨子的双腿抬高并排,胸口紧紧地压住了那一双腿跟一对E奶,双手环绕地抱着小姨子的背部,一张嘴如雨点般地胡乱地降下撒落在小姨子的眼睛、脸颊、鼻子及嘴唇,当然肉棒也开始狂抽猛送,不管梨花带雨,不再怜香惜玉,在这一刻我只想要让小姨子高潮,让我满满的精液可以送入这和我老婆同一个父母生的女人体内。

  「啊…姊夫我快不行了,你射出来好不好…啊…」「我跟阿哲比起来谁比较好?」

  「姊夫最好了…啊…好爽呐…」

  「我跟阿哲谁干得你比较爽啊?」

  「姊夫…姊夫…姊夫干得我最爽了…」

  「呃…」

  「啊…」

  我射了,成千上亿灼热的精子溢满小姨子的小穴,冲进了她廿二岁的子宫;而小姨子的指甲在我的背後抓出了数道指痕,我还没停止抽送,因为小姨子的双腿仍紧紧地还缠绕住我的腰间,那小蛮腰也还在不停地扭动、抽蓄。我低头亲吻着小姨子的脸颊,像疼惜给了我第一次的初次女友般地温柔。

  「美芬,满意吗?觉得姊夫这样爱不爱你呢?」「姊夫,我…我好嫉妒姊姊哦!」

  「那你说怎麽办呢?姊夫除了疼姊姊也是会疼你的啊。」「那姊夫我们约好…」

  「约好什麽?」

  「下次你有机会一定要来找我,而且还要跟今天一样爱我,不然我就要跟姊姊说!」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妈妈与我的私房菜 下一篇:妈与我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